馬寅初與高校的思想改造運動
摘 要:新中國成立后,為實現高等教育改革目標,馬寅初首倡在高校進行思想改造,馬寅初在北京大學進行的思想改造典型個案被廣泛推廣。這次思想改造運動雖然存在過激、急于求成等偏差,傷害了一部分知識分子的感情,但為1952年全國等學校院系調整和教育改革打下了堅持的思想基礎...
關鍵詞:馬寅初;高校;思想改造;教育改革
作 者: 尹上文 石攀峰 [ 成都師范學院][論文查重]
正 文:
 
1951年秋到1952年秋,黨在知識分子中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思想改造運動。思想改造,即團結、教育改造從舊社會過來的知識分子。這次運動的主要內容是,領導知識分子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學習時事政治,通過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方法,進行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自覺清除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思想影響,批判資產階級思想,劃清資產階級的思想界限,樹立為人民服務的思想,確立工人階級在政治上、思想上處于領導地位的觀念,進一步站到人民的立場,無產階級的立場上來。思想改造運動大致以1952年春為界,經過學習批評和組織清理前后兩個階段。
一、馬寅初首倡在高校進行思想改造
在高校對知識分子開展政治學習和思想改造可以追溯到毛澤東的兩次講話。第一次講話是在1950年6月23日全國政協第一屆全國委員會第二次會議上,毛澤東在閉幕詞《做一個完全的革命派》中指出:“要在知識界開展我改造的教育運動,利用暑假和寒假舉辦教師講習會,學習時事政治和馬列主義,聯系自己的思想實際和教育工作的實際,在人民內部開展以批評和自我批評方法進行的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1]p123第二次講話是在中共七屆三中全會上,毛澤東在大會上明確指出了黨和政府的一項任務:“有步驟地謹慎地進行舊有學校教育事業和舊有社會文化事業的改革工作,爭取一切愛國的指示分子為人民服務”。對知識分子要辦各種訓練班,辦軍政大學、革命大學,要使用它們,同時對它們進行改造。要讓他們學社會發展史、歷史唯物論等幾門課程。就是那些唯心論者,我們也有辦法使他們不反對我們。他們講上帝造人,我們講從猿到人。有些知識分子老了,七十幾歲了,只要他們擁護黨和人民政府,就把他們養起來。”[2](p258-259)毛澤東的講話使思想改造運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有了更加清醒的認識,從而進一步推動了思想改造運動的迅速付諸實踐。
馬寅初擔任北京大學校長后,針對新中國成立后師生員工的實際情況,他一再強調辦教育要學習新思想,堅定為人民服務的立場。1951年,剛剛擔任北京大學校長的馬寅初為貫徹毛澤東的講話精神,推動高等教育適應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首先在北京大學教師中發起了一場具有重要意義的思想改造運動。1951年暑假,在馬寅初的領導下,北京大學率先成立“暑期學習會”,以聽報告、讀文件的方式,同時結合職工自身思想和北京大學實際情況,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針對部分教職員工對進行思想學習存在疑惑,馬寅初深刻分析進行思想學習和改造的原因。他說:“這次學習是為諸位的好處,也是為學校的好處,中國的好處。政府交給我們北京大學的任務,是做全國的模范,要建設新中國,北大要在大學中起模范作用,搞不好,對不起國家。北大是首都的大學,有光榮的革命傳統,我想:北大的革命傳統要保持下去,學生是進步,教員跟著也要進步。你們怎么樣?將來人一多,逼上梁山,你就非進步不可;所以,我們要學習,使主觀思想與客觀條件相一致。不要時代進步了,你的思想停止著;不要老保住你眼前的利益,維持你現在的利益,不向前進,是要落后的。堅持落后,就會變成反動,所以要學習,時代向前跑,你要跟著前進。”[3](p258-260)馬寅初說:“北大的工作,慢慢地與以前不同了。以前我們為資產階級服務,此后要為人民服務,尤其要為工農開門。教工農子弟與教資產階級的子弟,性質不甚相同。我們要曉得工農的情緒、思想、作風習慣,而后方可教得好,否則收效不宏。我們不能再以資產階級一套原封不動地傳給他們。教育者必自己先受教育。”[4] (p494)這反映了馬寅初對知識分子進行思想改造的初衷是要知識分子與時俱進,通過思想改造逐步改變原有的思想、知識、作風習慣,而不是通過強制或政治運動的方法達到改造目的。在暑假開展的思想改造學習,馬寅初認為:“成效甚好,開學后工作效率提高不少,所得收益是出乎意料之外,思想未改者開始轉變,已改者提高了一步。”[5]
二、馬寅初創造了思想改造典型事例
以周炳琳教授為代表的一部分北大老師最初很難接受思想改造,拒絕作自我批評和檢查。如1952年2月24日周炳琳的第一次檢查使群眾很不滿意,群眾要求周炳琳就新中國成立后發表的一些不好的言論等問題進行第二次檢查。周炳琳隨后在法學院師生大會上作第二次檢查。但他的第二次檢查仍然不能群眾滿意,并表示強烈不滿。周炳琳對此向馬寅初表示,我不會再做第三次檢查,“愿承擔一切后果”。 [6] (p534) 1952年3月9日,北京大學校長馬寅初和法學院錢端升院長到周炳琳家中看望。周炳琳對檢討“仍抱抵觸情緒。”[6] (p535)馬寅初在周炳琳家中的以躍躍欲試跳過臺階形象動作,對周炳琳說:“只要下決心改造,就如同這一跳,就改造過來了。”[4] (p504)1952年3月16日,北大分學委會開會研究全校教師思想改造學習問題。會議決定召開全校典型報告會,以引導運動深入發展。3月18日,教師思想改造學習全校典型報告大會在民主廣場舉行,傅鷹教授、張守儀副教授和兩名學生在大會上做了典型報告。[6] (p534)為進一步推動北京大學的思想改造運動,促使部分教師積極參與自我批評和檢查,1952年3月19日,馬寅初主持北京大學全校師生員工大會,指出:“北大有391位教師,這391位教師的思想似應追上學生,因為他們的責任是培養青年干部,至少要與學生一致,決不能落在學生的后面。……國家在四五年內要15萬名高級技術干部與管理干部,50萬名初級干部。我們教師的責任何等重大。最后批評所謂超政治、超階級都是不對的。提倡超政治、超階級、純學術、純科學,正是要被剝削的人不問政治,不去與資產階級斗爭。我們都認識到思想改造的偉大意義,體驗到共產黨與人民政府對我們的前途是關懷的。”[6](p226)
通過開展典型個案示范,樹立榜樣的活動,周炳琳在思想上有了積極轉變,并同意做第三次檢查。但周炳琳的第三次檢討仍未獲得與會師生滿意,在會場現場就收到了與會者的540多條意見。4月14日,主持北大分學委會,研究幫助周炳琳教授做思想總結及檢查。錢瑞升匯報:法學院同人結合周氏思想,成立四個研究小組,準備于下次會上發言,對他進行幫助。4月16日,主持座談會,對周炳琳教授進行幫助,湯用彤、錢瑞升、張景鉞等12為教授出席。周認為,這樣的座談會對自己確有幫助。次日,周炳琳找馬寅初、湯用彤二位校長及分學委會金克木教授,表示愿意與群眾一起清算自己反動思想,并請馬校長轉達給教師、同學,希望大家多來幫助。4月18日,主持北大分學委會,研究召開全校大會讓周炳琳教授作總結及檢查事宜。表態:“周炳琳不貪污,是個好人,像周炳琳這樣的同志,改造過來可以為國家建設服務。”[6] (p537)4月20日,毛澤東主席在一份給彭真的批示中寫道:“送來關于學校思想檢討的文件都看了。看來除了張東蓀那樣個別的人及嚴重的敵特分子以外,像周炳琳那樣的人還是幫助他們過關為宜,時間可以放寬些。北京大學最近對周炳琳的做法很好,望推廣至各校,這是有關爭取許多反動的或中間派的教授們的必要的做法。”[7] (p422)為推動教師的思想改造,北京大學做了許多工作。以多種形式進行實現思想改造教育的目的。如1952年4月,在校內上演了西蒙諾夫的四幕六場話劇《異邦暗影》[9],獲得良好的效果。在知識分子的思想改造運動中,北京大學涌現出的一些典型個案,被推為思想改造的成功事例,并加以推廣。在1952年夏,周炳琳通過了全校師生大會上作的檢查。之后,《人民日報》副總編輯林淡秋同志專程到周炳琳家中索取他的《我的檢討》稿,將題目改為《人民民主政權給了中國人民偉大的創造力以發揮的機會》,刊登在1952年10月9日的《人民日報》第三版上。為期一年的思想改造運動,收獲確實很大,當時不少知名學者都在運動中紛紛檢討,其中在馬寅初的主持和幫助下,北京大學的朱光潛《最近學習中的幾點檢討》、游國恩的《我在解放前走的怎樣一條道路》、金岳霖的《分析我解放以前的思想》等的檢討文章都被刊登在《人民日報》上。
這場由馬寅初去首倡的思想改造運動,是1949年后在全國范圍內展開的一次較大規模的思想領域內批評與自我批評運動。“全國高等學校有91%的教職員和80%的大學生參加了學習,還有中等學校75%的教職員和一部分初等學校的教職員也參加了學習這次思想改造運動。”[1] (p129)通過思想改造運動,進一步消除了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主義在一些知識分子頭腦中根深蒂固的思想影響,使知識分子對社會主有了更深的了解和認識,激發他們內心深處的愛國情懷和參加社會主義建設的主動性和創造性,推動他們積極投身于高等教育事業的改革,從而推動社會主義教育事業適應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需要。但是,這次運動也出現了一些偏差,由最開始在學校內部自發的和風細雨式思想改造方式轉為教育部統一組織安排的思想政治運動,在思想改造過程中要求過急、過高,采取簡單粗暴、急于求成,傷害了一部分知識分子的感情。這種結果和影響自然違背了馬寅初倡導思想改造運動的初衷。但為1952年全國等學校院系調整和教育改革打下了堅持的思想基礎。
參考文獻:
[1]彭華.馬寅初全傳[M].北京:當代中國出版社,2008.
[2]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1冊[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2.
[3]雷欣.北大演講百年精華[M].北京:中國檔案出版社,2002.
[4]徐斌,馬大成.馬寅初年譜長編[M].北京:商務印書館,2012.
[5]謝瑩.建國初期知識分子思想改造學習運動始末[J].黨的文獻,1997,5.
[6]王學珍,王效挺,黃文一.北京大學紀事[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8.
[7]毛澤東.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3冊[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89.
[8]為推動教師的思想改造,北京大學節約檢查委員會宣傳組所領導的劇藝組最近在校內上演了西蒙諾夫的四幕六場話劇“異邦暗影”[N].人民日報,1952-4-26(3).
 

雜志封面

學術不端

本刊推薦

精準式幫扶體系對學業預警機制實效性影

學業預警機制通過學生﹑家長和學校三方的共同努力,相互配合,督促學生,促進學生成績的提高,從而使得學生...[詳情]

紀錄片解說詞的情感把握與運用

記錄片的解說之所以能夠打動觀眾,主要在于紀錄片解說員對解說詞情感的把握和運用,本文將主要針對解說詞的...[詳情]

如何科學規范的管理高校語言實驗室

隨著信息化技術的高速發展,語言實驗室也隨之實現了由模擬技術、數字技術到目前網絡數字技術的轉換。高校外...[詳情]

版權信息

主管 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

主辦 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

出版 《傳播力研究》編輯部

主編 李濤

主任 李航

編輯 趙彩云 楊奧贏

聯系方式

地址 哈爾濱道里區地段街1號(150010)

電話 0451-58863788

手機 13704505745

郵箱 [email protected]

本刊聲明

因近期不斷有人冒用本刊名義,向學界和業界廣泛征稿,并索取所謂版面費,對本刊造成損害。現本刊聲明如下:

一、 本刊投稿信箱為:[email protected],任何別的信箱與本刊無關;

二、 本刊從未授權任何單位代為受理此事。因此,作者與外間各種所謂代理發表論文的機構簽約以及由此產生的矛盾、糾紛,都與本刊無關。

另外,因本刊編輯部人力所限,對于稿件的處理方式也聲明如下:

一、本刊對來稿一律不退,不發用稿通知。如所投稿件兩個月內未被錄用,作者可將稿件另投他處。有時因版面所限,編輯會在尊重原文的基礎上,對錄用稿件略作刪改。如有異議,請在來稿中說明。

二、本刊堅決反對一稿多投。

中超赛事